客服电话:+8610 5321 3513

二手车出口工作正式启动,多方联动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统计,2018年我国二手车交易量达1382万辆,不到新车销量(2808万辆)的一半,如按发达国家二手车交易量是新车销量2倍,二手车出口是交易量10%以上测算,我国二手车出口发展潜力很大。

近日,商务部、公安部、海关总署三部门联合下发《关于支持在条件成熟地区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正式启动二手车出口工作。这是中国汽车产业出口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

提振汽车消费市场活力

汽车产业是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支柱性产业,相关政策一直受到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二手车出口工作的启动是中国汽车产业出口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此时,放开二手车出口,艾瑞咨询分析师王乾表示,“除了‘一带一路’带来的便利条件外,此时开放二手车出口业务还要从供需两端的角度去思考。作为二手车出口业务的供给方,我国已在2018年达到了2.4亿辆的机动车保有量水平,且国内二手车存量市场较大(初步测算,车龄在5年以上的车辆占比在50%以上)。虽然二手车的流通量逐年增加,并于2018年达到了1380万辆的水平,但目前我国新车消费依然是汽车市场的主要增长点,国内市场无法完全消化潜在的二手车存量。因此,从供给的角度讲,我国有充足的车源具备输出条件。”

“从需求的角度讲,虽然参与‘一带一路’的中东市场难以渗透,且南美国家受运输、价格等条件的影响溢价能力有限,但诸多非洲国家和部分中亚国家依然有巨大的潜在二手车需求。”王乾补充道。

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汽车专家张翔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去年我国的汽车销量是以往28年来首次出现下滑,对我国的GDP指数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加之目前我国汽车市场二手车的存量较为庞大,如何盘活汽车市场,在解决二手车庞大存量的同时,振兴汽车的消费,进而有效地带动经济发展,是我国在这个时间节点开放二手车出口业务的重要原因。

专家分析认为,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为我国汽车行业开启了一扇大门,将有利地促进整个汽车行业的新陈代谢机制更加完善。

相关从业人员推测,以我国二手车平均一辆销售额6万元为例,如每年出口汽车100万辆,全年将达到600亿元的产值。同时,二手车出口业务还将带动其他汽车相关产业增长,为增加贸易总额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

王乾指出,国家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可有效的消化国内二手车存量;实现汽车保有量的结构优化,同时侧面刺激新车市场;促进国内二手车市场的规范化和各项标准的成型;借助“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新的贸易增长点。

张翔也表示,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将对我国外贸出口额的提升发挥重要作用;将吸引更多的人才流入,增加国内就业岗位;同时也将有效地提高中国国产汽车在全球汽车市场中的影响力。

此外,周边不少国家对二手车需求强烈也为我国二手车出口提供了商机。王乾称,比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些国家大部分城市与我国同为左舵车,他们对高性价比二手车的需求旺盛。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判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必将成为我国二手车出口的关键市场之一。

加强监管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据了解,目前,首批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的地区为北京、天津、上海、台州、济宁、广东、成都、西安、青岛、厦门这10个省市。

新事物往往是机遇和挑战并存,未来我国二手汽车出口业务在发展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王乾指出,第一,税费问题,二手车出口是否会享受出口退税,出口产生的费用在转嫁到售价上时对二手车海外销售的影响。第二,检测标准与质量把控问题。我国目前的相关标准仍不完善。在此之上,如果不能提供给进口国质量过关、价格合适的二手车源,必将影响这项贸易的长期开展。第三,品牌力问题。尽管我国的自主品牌技术在不断进步,也受到时间范围内越来越广的认可,但品牌力仍与传统美日欧品牌存在差距。第四,产品准入与配置标准问题。各国的准入标准均有不同,二手车价格损益无法判断;另外,各国对安全、排放等配置的标准也有不同,能否获得他国认证亦是问题。第五,国外消费者的抗性问题。国外消费者是否会接受进口二手车不得而知。第六,销售渠道问题。销售渠道需要进口国有关机构和市场主体的配合才能搭建,目前我国在这方面的积累也相对薄弱。

王乾称,快速发展不是没有可能,但这需要巨大的市场需求和购买力、稳定的双边贸易关系和出口方自身过硬的产品作为基础。涉及这三项条件的主体均要发挥好各自作用。推动二手车出口产业健康发展,首先需要解决三个当务之急。

开展二手车出口是商务部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做好外贸稳增长工作的重要举措,是深化“一带一路”合作、推动外贸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有利于激发国内汽车消费市场活力,促进我国汽车产业健康发展,推动外贸稳中提质。

未来,如何推动我国二手汽车进出口业务健康发展?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其一,二手车出口的税收问题,应对有关的退税政策加以完善,否则会影响到二手车出口企业的竞争力;其二,各个进口国的相关法规、车辆标准等要求均有不同,企业怎样在出口中做到灵活应对,进而减少经营成本与压力,是需要面对的难题;其三,如何引导消费者进一步提高对二手车的接受程度,也是二手车出口产业的制约因素之一。”

“在解决这三个难题的前提下,有关部门还需要理顺二手车出口业务的工作流程,持续优化监管和服务模式,营造良好的二手车出口环境。同时,针对信息不对称、车况不透明、诚信度较低等固有顽疾,应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应对,比如规范二手车出口检测标准以确保质量等。”付一夫补充道。

对于车企自身而言,张翔指出,我国自主品牌车企应加强对汽车品质的把控,逐步提高汽车的使用寿命。就国家海关而言,对出口的二手车辆一定要从严把关,保证出口的车辆符合相应的国际标准。

记者注意到,《通知》要求,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的地方加强组织领导,建立部门协调专项工作机制,结合本地实际细化完善实施方案,严格甄选出口企业,强化监管,优化服务。要制定二手车出口检测规范,由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检测报告,确保出口产品质量与安全。二手车出口企业要做好海外售后服务保障,树立和维护中国二手车出口的海外形象和信誉。